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晨的露珠

心清而志洁,常拂心舍,洁净自我,坚定心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回家【原创】  

2015-10-27 19:13:23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今天是腊月十五,还有半月的时间就是旧历的新年了。时间过的真快啊。春节在每个中国人心中,都占有不可替代的地位。此时,我的心情却变得沉重起来。春节是一个举国欢腾的节日。按说,每个人都会带着一份浓烈的思乡情,携带一年的收获,匆忙而又喜悦的奔跑在归乡的路上。“归来吧,归来吧,浪迹天涯的游子……”这是家乡对我们这些客居他乡之人最纯洁,最亲切的呼唤。每当我唱起这首歌,我便会潸然泪下。而现在的我却站在他乡的岗位上,不能回家。我在写文章的时候,雪已经漫过了门槛,望着窗外皑皑的白雪在昏黄的路灯下闪闪发光。我想起了我的父亲……
     也是一个下雪的早晨。鹅毛般的大雪疯狂的在朔风中飞舞。街道上没有一个行人。好像整个世界都是雪的。雪花狂妄的在天空中飞舞,毫无规律,肆意妄为。厚厚的积雪铺满了街道。整个世界银装素裹,像是童话一般。我真不舍得踏出脚步,以免破坏了松软平整的积雪。但我该走了,走向我的梦想,走向我的未来。父亲微微的弯着腰,提着我的行李包,蹒跚的走着。感觉有些吃力。我伸手要接过行李包,但父亲没有给我,只是说了一句:“走吧。”父亲是个很严厉的人,平时沉默寡言,我们之间很少交流。我因为经常被父亲训斥,所以,平时也不太主动跟父亲交流。以至于父亲不愿将行李包给我,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我只是感觉到很紧张,很尴尬。
     我们走了很长一段路,却没有说话。我小心翼翼的跟在父亲的身后,仔细的看着父亲。父亲弓着腰,步履蹒跚的向前走。我紧紧地跟着他,他换了换手,步伐显得有些不灵变。我又伸过手去,说道:“我来吧。”父亲连看都没看我一眼,只是说了一句:“你走吧。”还是提着我的大行李包向前走。他稍稍的挺了挺胸,步子扎实了许多。好像是告诉我,他还行。我又沉默了,实在是平时父亲的严厉使我不善于与他交流。自打我参加工作以后,我一直在心中默认我和我的父亲只是家中的两个男人。每个男人都有担当家庭重担的责任。我们为了家都做到了尽心竭力。但我们之间很少有关怀。但此时,我忽然告诉我自己:“这是我父亲。”
      面对吃力的父亲,我该做些什么。或者至少该说些什么。而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,做什么。父亲是个很严肃的人,对我也很严厉。严厉虽然造就了我现在果断自立的性格,但也疏远了我们的距离。我们之间没有寒暄,没有闲扯,更没有客套。此时,我想为父亲分担,遭到拒绝,面对父亲,我却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了。
     已经到了车站。我胆怯的,壮着胆子,撑着身子对父亲说:“到车站了,我自己来吧,您回去吧,好好的。”这句话说出口,口气很轻松,但我的内心却很紧张。我猜测着父亲的回答。父亲将行李包放在地上,朝我笑了笑,招呼我靠他近一些,我挪动了脚步,向他探了探身子。父亲用粗糙的大手,紧紧的拥抱了我,我的鼻子一阵酸楚。但我竭力抑制泪珠,不想让它落下来。一个大男人在另一个大男人面前掉眼泪,我觉得很羞。所以,我竭力的抑制泪珠。我感觉父亲的手很大,很大。父亲挪开我,看了看我,跟我说:“走吧。”我拎起沉重的行李包向候车厅走去。我回头看了看父亲,父亲向我摆了摆手。我知道我若不消失在他的视线中,他是不会离开的。我便大步向前迈了十几步,拐弯了。我躲在拐角处,确定父亲看不到我了,我偷偷地回头看父亲。父亲呆呆的站在那里望着前方,望了好一会儿,转身步履蹒跚的走了。消失在人海中。
      我想父亲,我想回家……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 铁流于2015年2月3日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5)| 评论(4)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